当前位置:19楼书包网 >> 大时代1994 >> 431、汉王楼前探姻缘
大时代1994 431、汉王楼前探姻缘
    东亚和东南亚的许多华商群体祖籍都来自闽南地区,老一辈因为种种原因抱着木头漂流到南洋打拼,白手起家创下了偌大的家业,新加坡邱家和马来西亚何家就是这样的存在,他们两家本次结为通家连理,虽然在大陆上没什么新闻播报,但是在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却是举国皆知。

    当然了,能“举国皆知”一是因为国土面积太些许小事都很容易登上通讯报刊,更何况富豪家族之间的婚约大事二是邱家在新加坡是仅次于李氏nn的华商家族,社会影响力很大,控股企业丰益国际的能量和李氏家族的淡马锡几乎不分伯仲。

    邱氏嫁女,何氏娶妻,所以整个新加坡泛太平洋酒店都被承包下来了,或者说也不叫承包,因为这本就是丰益国际下属的子集团公司。

    熊白洲和陈庆云两个人在这座五星级酒店里转了一圈,迷路了好几回,才发现没有所谓的“请帖”或者“婚礼出入证”根本住不了房间,甚至找不到吃饭的地方,到时估计也进不了婚礼现场。

    “他妈的,这明显是防着狗仔队p的招数。”熊白洲骂了一句。

    因为“翠屏”西餐厅本可以免费提供餐饮服务,但一定要提供相应的证明,证明自己是本次婚礼的受邀宾客,否则只能移步去“汉王楼”集体就餐。

    汉王楼是本次婚礼的主要宴宾地点,西餐厅相当于开小灶的服务。

    “大佬,我要不要去弄两张请帖过来?”

    陈庆云冷着脸说道,他所说的“弄”肯定就是明抢了,估计目标就是那三个青年。

    熊白洲瞪了一眼陈庆云:“你小子什么时候学会盛元青的思考方式了,遇事喜欢动手解决,人生地不熟的能稳重点吗?”

    陈庆云被骂的不吭声,但这两人都是魁梧高大的个子,找不到吃中午饭的地点都有点饿得慌,但是在西餐厅没有证件吃不了,在汉王楼也未必能行。

    “先去汉王楼看看吧,兴许能碰到郭子娴,那样不要说吃饭,睡觉的问题都解决了。”

    既然那里是婚礼举行的地点,熊白洲决定去人多的地方碰碰运气,由于运营商和信号制式不同,在这里也打不通郭子娴的手机。

    不过离开西餐厅前,熊白洲为了防止再次迷路,走到三个青年人面前笑吟吟的问道:“抱歉,打扰一下,汉王楼怎么走?”

    不管这三个人内心怎么样,但外在表现出来的素质还是不错的,其中一个人客气的回道:“往前面走绕过花园和喷泉就是了。”

    “好,谢谢。”熊白洲礼貌的告辞。

    另一个青年人突然问道:“敢问阁下贵姓?”

    “免贵姓熊。”

    熊白洲转过头坦然的答道,落落大方。

    这个姓比较少见,似乎婚礼也没邀请姓熊的客人,但熊白洲一身高档服装,举止彬彬有礼,说话的青年也怀疑自己看漏了,不过还是多问一句:“请问熊先生是参加婚礼的吗?”

    熊白洲不说话,只是笑着点点头,既像离开前的致谢,又像回答别人的问题。

    “又是一个新的竞争对手吗?”

    三个青年心里不约而同的想着。

    有了指路的方向,熊白洲绕过绿植环绕,泉水淙淙的酒店走廊,很快来到汉王楼。

    汉王楼并非孤楼,好几座几十米高的楼阁亭榭连绵相接,飞檐画角,郁郁葱葱的树木边上还有一座人工湖,太阳照耀下的湖面波光粼粼。

    这里宾客也多了起来,男人们西装领带三五一群在湖边抽烟聊天,女人们身着礼裙华服在一起娇笑着谈论首饰家庭,酒店服务生目不斜视捧着一盘盘瓜果蔬饮走进这栋宴宾楼。

    经过熊白洲身边时,诱人的香味刺激着他的嗅觉。

    “来的早不如来得巧,居然正准备开饭。”熊白洲笑呵呵说道。

    “大佬,你看。”

    陈庆云突然指了指汉王楼前的一座nn大气的摆饰说道,鎏金烫面,色泽锃亮,上面还用隶书写着一段话: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此证。”

    结合婚礼的整体布局和环境,熊白洲点点头:“水平倒是不错,但不能影响我们今天吃白食。”

    “吃白食?”陈庆云有点没理解。

    “就是跟着进去混吃混喝。”熊白洲眼睛转了一圈没看到郭子娴,因为她已经先回房间了,但熊白洲也不打算去别的地方觅食了。

    “大佬,我们没请帖。”陈庆云提醒道。

    熊白洲不回答,慢条斯理的掏出雪茄点上,然后才问道:“郭子婧给的那些新加坡币你带了没?”

    临行前,郭子婧除了将婚礼的地点告诉了熊白洲,还担心货币不通影响他的行动,特意拿了一万新加坡元给熊白洲。

    “带了。”

    陈庆云把钱掏出来,熊白洲拈起两张100元面值的放进口袋里,吐出一口轻烟:“走,进去吃饭。”

    “大佬,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陈庆云有点犹豫,一是他面皮比较薄二是他觉得这样做有损大佬熊的威名。

    熊白洲看到陈庆云踟躇的样子,摇摇头说道:“该学的不学,不该学的偏学,这事搁盛元青或者刘大祥身上,他们早就怂恿我进去了。”

    这样一讲,陈庆云就不敢再废话了,紧紧跟在熊白洲身边,果然在汉王楼门口,酒店的侍者礼貌的拦住这位抽雪茄的年轻人。

    “您好,请出示您的请帖或者房卡。”

    熊白洲脸色不变,从容的把手伸进西服的上衣口袋里,看上去似乎在掏请帖,侍者也面带微笑在等待,他自然从没怀疑过熊白洲身份。

    阿玛尼的西装,卡sn的皮鞋,古巴的雪茄,沉稳的气质,自信的笑容,这几天太多这样的成功人士进出汉王楼了。

    哪晓得,熊白洲两根手指却夹出一张100元的新币,嘴里也说道:“nsrr。”

    “谢谢,辛苦了。”

    这个酒店侍者这几天很少收到小费,因为他不是服务岗,正在犹豫要不要收下的时候,眼前这位年轻的客人突然不高兴的皱起了眉头。

    侍者赶紧双手接过收下:“n,sr。”

    熊白洲点点头,他也没有立刻就往里冲,反而站在门口不急不慢的抽了一会雪茄,身边不断有客人拿出请帖进进出出,侍者忠实也在履行自己职责。

    10分钟后,熊白洲对着侍者比划一下雪茄,这种酒店的侍者也算是见多识广,马上反应过来找出雪茄剪和镀银的碟盘。

    熊白洲拿起雪茄剪,“咔擦”一声将燃烧的烟头剪落,然后将剩下的半截雪茄交给陈庆云放入雪茄盒里,整个动作优雅而娴熟,最后又把另一张100元新币放入银盘里。

    又是100元小费,侍者非常感激的鞠个躬。

    这次熊白洲没有回应,带着陈庆云昂首阔步的走进汉王楼。


手机用户请访问【m.aishula.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