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9楼书包网 >> 房产大玩家 >> 786.心里的狼(上)(5K,晚上还有一章5K。)
房产大玩家 786.心里的狼(上)(5K,晚上还有一章5K。)
    面对陈晋神秘兮兮的反问,齐慧川一挑眉,开始认真的思考起这件事情来……

    之前徐德康的反应已经非常强烈了,甚至有些激动。

    那么也就是说,朱盈口中的“传闻”,大概率是真的。

    而且这个传闻还是从德康公司内部高管的嘴里传出去的?

    原本德康公司的竞争力就不如中圆地产了,再加上王友群的背叛?

    内忧外患呐!

    “我明白了!”齐慧川应道:“陈总你的意思是,如果这一切都是中圆地产在后面搞的鬼,那么徐德康很有可能因为对中圆地产的敌视,而直接投入我们的怀抱?”

    陈晋点了点头:“这种可能性非常大。”

    “中圆地产集团肯定已经跟德康公司有过非常多的接触了,所以之前徐德康才会对你不冷不热的。”

    “在那个时候,他是卖方市场,大可以待价而沽。”

    “可要是中圆地产用了这样的办法,那么除非开出一个徐德康没办法拒绝的价格,否则他们之间的交易,就只能就此终结了。”

    “现在,就让徐德康自己去处理一下内部的问题吧。”

    齐慧川明白过来,心中反而升起了一丝同情!

    徐德康现在的处境,跟天坤公司面对收购时的处境何其相似?

    甚至还要更糟糕……

    当时万策公司也只是用真金白银和高管职位挖了几个大区总监,说到底还是正常的竞争手段。

    可是公司的二把手吃里扒外……

    齐慧川立刻想到,如果当初是自己做了这样的事情,胡亚华会不会直接就崩溃了?

    “对了,我们的报价是多少?”陈晋忽然开口问道。

    “100%收购的价格是15个亿。不过考虑到现在集团内部的资金问题,我个人比较倾向于用6个亿的资金,收购60%的股份。”

    齐慧川如是应着。

    收购一家公司的价格,并不是单纯的的按照1%的股份值多少来换算的。

    15个亿,相当于是一口价买断了。以后无论公司盈亏,跟原老板都没有任何关系了。

    而6个亿,就能收购60%的股份。那么未来一旦赚钱,那40%的股份,还能长期的为股东带来收益分成。

    这就跟陈晋用300个亿就收购了金厦集团70%的股份是一个道理。

    陈晋闻言,想了想之后应道:“我们要启动自己的商业计划,还是完全控股比较好。得想个办法,把价格压到10个亿之内,100%收购德康公司。以……”

    “天坤公司的名义!”

    齐慧川登时一愣,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陈晋……

    陈晋笑了:“别这么看着我。我虽然是狡猾了一点,不过还算守信用。”

    “胡总人不错,我也不想失信于他!”

    …………

    …………

    送走了两人后,徐德康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当中,面若冰霜!

    陈晋在电梯里分析得一点都没有错。

    早在几个月之前,也就是刚刚过完农历新年的时候,中圆地产集团就已经跟他接触过了,表达了收购德康公司的整个想法。

    徐德康跟胡亚华不同,是一个非常合格的商人。对于以他自己名字命名的德康公司,也完全是在商言商的。

    他今年也已经年近五十了。只要利益足够,套取足够的现金开始养老,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难以接受的。

    毕竟有些人的梦想是公司是品牌这些象征意义的东西,而他的梦想很简单,也更符合普通人的心态,就是纯粹的金钱而已。

    只要给钱就行了,至于途径?只要合法,管它呢?

    徐德康当时给中圆地产集团的开价,是100%的股份18个亿,但是却被中圆地产给拒绝了。

    对方甚至没有给他遗留股份的机会,而是非常干脆的一口价,8个亿!

    估值可以达到20个亿的公司,却只开了8个亿的价格!

    这是徐德康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会接受的。

    只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就让他深刻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制裁”!

    几个月下来,中圆地产集团对德康公司的围追堵截,让他们在市区范围内的业务量大大的较少了。

    在东海市,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因为区域之间二手房价格高低不同的关系,损失了市区的业务单子之后……

    德康公司首先是市区的市场占有率一路狂跌,虽然靠着外环之外的区域暂时抗住了业绩压力,但是徐德康清楚的知道,吃不下市区的单子,靠周边城郊区域的小单子,是绝对养不活公司的!

    恰巧就在这时,晋涵集团,齐慧川出现了……

    …………

    …………

    下到了地下车库之后,齐慧川边走边想,随后忍不住问道:“陈总,你说中圆地产集团为什么要收购德康公司呢?”

    “它又不像我们一样,需要一个载体来实施计划。它们本身就有超过300家门店……”

    陈晋坐上车后,蹙眉应道:“根据我对中圆地产集团的分析,它们很可能是准备要捞一笔大钱!”

    “很大很大!”

    他郑重其事的说道:“无论是我们内部的数据,还是从其他城市甚至扩大到地区的范围来看,今年下半年的行情,都会有一波高峰!”

    “中圆一旦吃下了德康,它们在东海市的市场占有率,很有可能一下子就冲到超过70%的高度……”

    “几乎垄断!不,就是垄断!”

    “而东海市,又是全国房价最高的城市之一……”

    “这笔利润会高到什么程度呢?”

    “而且,一旦垄断了市场,也就有了制定游戏规则的资本了……”

    “你想一下,如果中圆地产集团,增加了中介费呢?用一些补充协议,绕过物价局的监管!”

    “不用多,只要比原本的标准高出10%或者20%,那么建立在70%市场占有率的前提下,又会是多么大的一笔利润呢?”

    陈晋缓缓的说出了自己的猜测,让齐慧川险些惊掉了下巴……

    好一阵之后,齐慧川才喃喃问道:“陈总,这一切是有可能会发生的吗?”

    “虽然中圆地产集团本身做得是很好没错,但是这样直接吞并别的公司,会不会太简单粗暴了一点?”

    “毕竟市场占有率可不是加减法那么简单……”

    陈晋没有说话,而是趁着等红灯的间隙,指着路边一家中圆地产的门店道:“你看……”

    齐慧川循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那间门店的橱窗上,最醒目的并不是各种房源的张贴广告,而是招聘启示……

    足足一面墙!

    后来又路过了很多家中圆的门店,都是一模一样的情况。

    这还仅仅是门店的橱窗,谁又知道中圆在这将近半年的时间里,从其他招聘渠道又投入了多少资源和资金呢?

    为了解开自己的疑惑,齐慧川用手机登录了“同城网”和“智能招聘”这两家大型网站。

    结果是……

    关于房地产经纪人这个职位,几乎每一个区域的第一页,全都是中圆地产集团的广告。

    这可都是要拿实打实的钞票砸出来的,在每点击一下可能就要花费几块钱的高额投入下,毫无疑问,中圆地产肯定已经储备了大量人员了!

    “厉菲确实厉害呐……”陈晋看着齐慧川若有所思的模样,感慨了一句。

    厉菲是中原地产集团的董事长,今年56岁。

    他的中圆地产集团起家并不是在东海市,而是从香江起家的。

    陈晋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感叹,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在90年代的时候,中圆地产集团就已经是香江首屈一指的房地产企业了。

    但是厉菲没有安于现状,而是毅然决然的在当时根本还没有房产中介这个概念的东海市建立了分公司,成立了中圆地产集团。

    到了现在……

    厉菲更是将东海市作为了他发展的主要阵地,转而减少了香江的投入。

    这无疑的非常明智的选择。毕竟在香江,房价贵则贵矣,无奈城市的总面积,以及特殊的政治环境,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跟东海市的前景相比的。

    所有的事实,都在证明他的眼光之毒辣精准!

    这种几乎是把命运女神摁着啪啪啪的人,甚至让陈晋觉得他是一名网络威尼斯人当中经常出现的重生者……

    齐慧川并没有像陈晋那样,把这几家公司都了解的这么透彻。

    不过通过陈晋的解答,他也明白过来,中圆地产集团绝不仅仅是一家中介公司这么简单了。

    尤其是更加明白,厉菲是个多么厉害的人物!

    “陈总,这么看来的话,如果我们不出现,德康公司就百分之百保不住了?”齐慧川问道。

    陈晋点点头:“相对于我,厉菲肯定更加了解德康公司。一家公司,一旦连老板都准备逃跑了,那就是真的完了。”

    “他比我更早明白这一点,布局自然也就更早。”

    “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

    …………

    “友群,你进来一下。”

    坐在办公室里好不容易平复了心中波澜之后,徐德康按响了对话机,让王友群过来。

    对面应了一声,没多久,一个身材清瘦的中年男子就走了进来。

    这就是王友群,德康公司的业务部部长,今年只有40岁。

    但是看他头上斑驳的白发,以及消瘦干瘪的面庞,就算说自己60岁,恐怕也没什么违和感。

    徐德康看着王友群,心情无比的复杂!

    这是他除了自己老婆孩子之外最信任的人……

    可是刚刚陈晋的电话,却又让他觉得自己的这份信任还不如喂狗呢。

    一瞬间,徐德康的眼前浮现出了从创业开始,王友群就跟在自己身边兢兢业业工作的场景。

    从最初的三家小门店,做到今天200家门店,是一段根本就没有办法再重来的旅程……

    都说一个人的成熟是来自于被伤害。如果是一个习惯于信任别人的人被辜负了,他就会懂得不要那样轻信。

    可徐德康在当年就已经经历过那个阶段了。

    他本就是个狭隘的人。天知道在经历过那么多事情之后,他慎之又慎的,才选择把自己的信任交给了王友群。

    可是王友群却……

    “徐总?”王友群点头唤了一声。

    刚才陈晋和齐慧川进出的时候,他都看在了眼里,对他们两个人的目的也是心知肚明的。

    所以现在叫自己,应该是为了商量一下这件大事吧?

    …………

    …………

    果不其然,徐德康示意他坐下,开口问道:“小王,关于中圆地产和晋涵集团的收购意向……你说说你的看法?”

    “…………”

    王友群先是沉默,细细的组织着自己的语言,小心翼翼的想着能让老板听进去而又不至于反感到底说法,随后才缓缓的开始阐述。

    “徐总,其实就目前两边开出的条件来看,晋涵集团的要更优厚一些。”

    “不仅仅的价格的因素,还有他们愿意让你保留一部分股份,同时他们付出的资金也更少。”

    “我研究过晋涵集团的发家史,发现他们的董事长陈晋,对于资源整合这方面,有常人难以企及的敏锐嗅觉和方式方法。”

    “也就是说,徐总你如果真的决定要出售公司的话,最好的选择,是保留一部分股份,然后让晋涵集团来帮你赚钱。”

    “包括楚南省的金胤,做的也是同样的选择。”

    …………

    “那中圆地产集团呢?不理他们了?”徐德康刻意问道。

    王友群认真的点点头道:“他们的开价太低了。可以不用管他们了。”

    “呵呵~”徐德康皮笑肉不笑了一声,接着说道:“我知道了,你去吧。”

    “…………”王友群站在原地没动。

    徐德康看着他,他也在看着徐德康。

    半晌,王友群忍不住问道:“徐总,你是真的决定要把公司卖了吗?”

    “……不然呢?”徐德康反问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你应该比我还清楚。”

    王友群抿了抿嘴,不语,算是默认了他的这句话。

    身为业务部部长,直接负责着业务一线,对目前的业务状况当然最清楚。

    德康公司……气数已尽。

    甚至王友群认为,就算中圆地产集团没有出手,那么后来者的晋涵集团,也同样不是他们可以抗衡的对象。

    现在至少还有的选择……

    如是想着,他深深的看了徐德康一眼,随后转身带上门走了出去。

    徐德康的眼神却是在瞬间阴鸷了起来!

    因为王友群的表现,反而让他觉得这里面有大问题……

    假设王友群之前帮着中圆地产集团浅显,是被中圆给收买了。

    那么现在出价更高的晋涵集团出现,当然也不排除他又被收买了一次的可能性?

    会是这样的吗?

    如果是,陈晋为什么要让那个经纪人在自己面前说出这些?

    欲擒故纵?

    让自己以为王友群就是中圆的人,然后自己因为这份愤怒,在不理智的情况下把公司卖给他们……?

    徐德康在不断的猜想着,而与此同时,陈晋也一直在观察着他。

    …………

    …………

    大约在下午三点钟左右,陈晋正在办公室里工作着,手机忽然响了。

    看了看来电显示,陈晋松了口气,暗笑终于来了。

    按键接通之后,对面传来了徐德康的声音……

    上午从他的办公室离开时,陈晋留下了自己的名片。

    “陈总,你好。”徐德康开门见山道:“我想跟你聊聊收购的事情。”

    “徐总直说就行了。”陈晋笑应道。

    徐德康也不墨迹,非常直白的问道:“15个亿,100%的股份。或者是6个亿,60%。对吗?”

    “徐总~”陈晋的口气冷淡了一些:“那是之前的价格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徐德康立刻就急了。

    陈晋亦是冷声道:“现在的价格,我只能接受8个亿收购德康公司100%股份的。”

    “!!!”

    “砰!”

    对面传来一声响动,是拳头砸在桌子上的声音。

    陈晋知道,德康公司……

    自己十拿九稳了!

    …………

    徐德康恼得直接摔了手机,然后起身扯开房门,冲着楼道里大喊了一声:“王友群!你给我过来!”

    这一喊之下,不少外面的员工都纷纷侧目。

    最近公司里的流言蜚语非常多,并不仅限于经纪人当中。就连这些做行政的,也听说了一些事情。

    徐德康的气急败坏,让事情朝着更坏的方向发展了……

    王友群不敢怠慢,连忙一溜小跑进了徐德康的办公室!

    尽管不明就里,但徐德康的表情就已经说明一切了……

    “王友群!”只听徐德康强忍着怒气,咬牙切齿道:“晋涵集团忽然压价了!”

    “压价了?”王友群诧异道:“应该不会啊?他们如果明知道有中圆地产竞争……徐总,压了多少?”

    “跟中圆一样!!!”

    徐德康眯着眼道:“一模一样,8个亿,100%!不再给我留股份了。”

    “…………”王友群脸上的诧异是装不出来的。

    但是他的表情越真,徐德康就越发的愤怒起来……

    “王友群!你别装了!你就说吧,他们给了你多少钱?”

    徐德康恨恨的问道。

    王友群一怔,随后露出苦笑道:“徐总,我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

    “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这一切都是中圆的阴谋啊!至于晋涵那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忽然就压价了……”

    徐德康一声冷笑:“你真的不知道吗?”


手机用户请访问【m.aishula.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