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9楼书包网 >> 道君 >> 第一三五五章 略施薄惩
道君 第一三五五章 略施薄惩
    看似笑着说出的话,霍空却能感受到此话中蕴含的雷霆之怒!

    什么叫到处透风的筛子?元色和长孙弥自然明白,这也是他们整顿缥缈阁的原因。

    以前还罢了,如今缥缈阁内部居然有人在帮元婴修士逃脱,元婴修士谁敢拉出妄为?那么帮助的意图何在?三人已经感觉到了,缥缈阁内部有人开始针对他们九圣了。

    然而怒归怒,掌控天下还要靠下面人来执行,靠他们几个不可能掌握天下的各个角落。

    元色盯着霍空,嘴里冒出一个字来,“查!”

    很简单的一个字,霍空却感觉到了空前的压力,郑重拱手领命道:“是!”

    长孙弥:“人昨天就跑了,咱们还有必要留在这吗?”话中透着浓浓的不满之意,又似乎是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霍空隐隐感觉到一场针对缥缈阁的真正的腥风血雨要来了。

    元色:“是该走了,可也该让有些人知道私藏违逆之人的后果,不管这个村里的人知道多少,不管有没有同党,你知道该怎么处置吗?”

    霍空神情一肃道:“先查!查后,杀,一个不留!”

    元色没了其他话,转身而去。

    三圣就这样走了,可针对村民的盘问才刚刚正式开始。

    盘问之后没什么收获,霍空一声令下,村庄里的男女老幼无人幸免,全部丧命,这都是后话。

    现在更重要的事情是查昨天那对夫妻的下落,一家三口牵头驴的目标很明显。

    一路追查到了码头,码头上有人看到那一家三口上了一艘船。

    人一上船,目标的明显就消失了,就再无人看到了。

    船家是谁,不知道,码头上没人认识。

    问到船的上下游去向后,又顺势去查,并查当天所有来往江上的船只,询问有没有看到那条船。

    后来问到有人看到过,可再后来就没有了后来,那条船似乎凭空消失了。

    霍空知道那条线索断了,对修士来说,想毁掉一艘船太容易了,而那对夫妻也明显是假扮的,想改头换面根本没任何难度。

    之后针对的追查目标便是船的来路,查谁家的船不见了,仅这些事情就不知动用了各地多少力量。

    结果查到有人家里的船丢了,丢了?等于线索彻底断了。

    而另一头,抓到手的那个由修士假冒的货郎,审讯也同时针对开始了,要挖出其背后的人。

    ……

    大罗圣地,王尊回来了。

    站在凭栏处的莎如来一见他在楼下出现,立刻转身回了楼阁内。

    王尊上来入内,走到他身边,低声耳语道:“一切顺利,不会有任何问题!跟那位临时联系的渠道,我已掐断了。”

    莎如来轻轻吁出一口气,总算松了口气。

    王尊又道:“不过找人掩盖的事似乎没掩盖过去,那边查出了不是后来者通风报信的,已经查到那对夫妻头上去了。缥缈阁怕是要对两条线穷追不舍。”

    莎如来略抬眼,“你想说什么?”

    王尊:“我怕缥缈阁这次要不惜代价,查找的线索虽然掐断了,但事过必有痕迹,一旦缥缈阁针对全天下成员核查相关时间内的人员缺失情况的话,我担心还是会找到他们头上。”

    莎如来徐徐道:“圣尊刚刚不久前离开了,应该是九圣要碰面,牵涉到元婴修士,这次的事恐怕是真的搞大了。”

    王尊:“所以我自作主张,已经让那对夫妻消失了。”

    莎如来静默了一阵,“可惜了。”

    王尊:“是可惜了,发展一些可靠的人不容易,但这样还是比较稳妥一些。”

    莎如来:“那家伙才不会管可惜不可惜,他躲在幕后操局,他没事,却尽干些让别人提心吊胆掉脑袋的事,反正不管怎么查,他都是最后暴露的一个。”

    王尊:“胆子的确太大了些。”

    莎如来:“胆子?他知道‘胆子’是什么东西吗?他干的那些事,哪件不是掉脑袋的事,这世上就没他不敢干的事。”

    有件事他不好说,连无量果都敢偷的人,敢跑到圣境闯入无量园偷无量果,还有什么是不敢干的。

    其实他一开始也不知道,牛有道把事办了后才让他知道的,事都已经做了,他能说什么,不让人假死都不行。

    “我以前看中的了他的胆大,结果胆大到让老子害怕。他躲在后面不怕,天下人都以为他死了,我们这些帮他执行的才是整天提心吊胆的。当初找他的目的何在,是让他在前面的,现在我怎么感觉搞反了?”

    王尊苦笑,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是骑虎难下了,只能继续硬着头皮干下去,那边继续玩,这边就得陪着继续玩,不然那边玩崩了,这边也跑不了。

    莎如来忽又问:“安排的那两个把事情给捅破的不会出事吧?”

    王尊:“放心,他们揪出要犯,这种事查不到他们头上,他们自己也不敢惹麻烦,绝不敢走漏半点风声。何况他们根本不知道上线是谁,我亲自出面掌控的局面。”

    莎如来轻叹了声,“给那边回消息吧,事情没掩盖过去,看他怎么办。”

    “好!”王尊应下。

    正要转身离开,莎如来忽道:“过几天就是你姐的祭日,我不好做什么,你帮我多上两炷香吧。”

    “嗯!”王尊默默点头,神色间有几分黯然,甚至红了眼眶,轻步离去。

    ……

    茅庐别院密室内,云姬来到递出密报,“事情妥了,不过出了点意外。”

    盘膝打坐的牛有道睁开了双眼,要了密报到手查看。

    莎如来那边的来信,告知事情已经办妥,后介入者已经成功被抓,但缥缈阁已经查出真正泄密的另有其人。

    手中信一放,牛有道平静道:“回信,让那边别担心,只要人被抓,证明蓝明做了就行。让他们做好自己的事便可安心,剩下的我这里会处理好的。”

    云姬嗯了声转身。

    “等等!”牛有道喊了声,忽冷笑道:“以贾无群的名义传讯给邵平波:略施薄惩,再有下次,必不轻饶!”

    云姬问:“就这十二个字,没别的?”

    牛有道:“十二个字足矣,别人也许看不懂,他一看便知。这次只是敲打,让他长长教训,结果还在后面,他慢慢等着便是!”

    云姬摇了摇头走了,有点受不了这些人,才刚刚结盟联手,便在暗底下互相拆台、互相搞来搞去,这种结盟换谁都得心惊肉跳、提心吊胆,这算什么联手结盟?

    她发现自己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否则直接对上这些杀人不见血的家伙,跟不上趟,非被玩死不可。

    ……

    晋京邵府,来过一次的儒生又来了,蓝明又来了。

    这次是不请自来,邵三省将他领进了邵平波的书房,自己守在了外面。

    一见面,蓝明便怒了,邵平波刚拱手欲客气,蓝明已一把揪了他胸襟,恨声道:“你出的馊主意,我差点被你给害死!”

    邵平波一怔,“怎么了?”

    蓝明怒道:“我派去执行的人被缥缈阁的人当场给抓了!”

    “啊!”邵平波大吃一惊,想不紧张都难,一旦蓝明落网,他又岂能跑了,急道:“你可有暴露自己?”

    蓝明一把推开他,将他推的踉跄着撞上了后面的书案,“废话!我若不是已经紧急将其上线给灭口了,还有心思往你这里跑?上次齐京因为你的馊主意死几个,这次又完蛋两个,我告诉你,我手上没那么多人命陪你折腾!以后这种没谱的事,你把你的臭嘴给我闭上!”

    九圣亲临去办的事,人当场被抓了,这次真正是把他给吓得够呛。

    听说已经及时灭口,着实受了番惊吓的邵平波松了口气,略带思索神色地拉了拉胸前衣裳,狐疑道:“你提供的消息不是说只盯着,缥缈阁的人不敢打草惊蛇吗?”

    蓝明:“鬼知道怎么回事,根本就没按常理来,突然就把我的人给抓了,搞得我这边未能及时获知消息,差点措手不及,差点补救不急,差点没吓死我!我告诉你,我出了事,你也跑不了!”

    邵平波思索了一阵,又问:“也就是说,诸葛迟已经罗网了?”

    蓝明大手一挥:“跑了!我这次来就是跟你说这事的。根据后面获悉的情况,有人赶在我们动手之前动手了,提前了差不多一天通风报信,把人给惊走了,现在缥缈阁正在追查这事。”

    邵平波略惊,“还有人插手这事?看来这缥缈阁内图谋不轨的人不少。”

    正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邵三省的声音传来,“大公子!”

    邵平波喊了声,“进来。”

    蓝明立刻走到了一幅画前,背个手,佯装欣赏字画的样子。

    邵三省开门入内,一份密信递予,并在邵平波耳边耳语道:“不语者发来的。”

    邵平波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只有十二个字:略施薄惩,再有下次,必不轻饶!

    邵平波瞳孔骤缩,嘴角抽了一下,盯着上面的字,略挥了挥手。

    邵三省看了眼蓝明,退下了。

    待其一走,蓝明立刻走来,一点都不客气,当自己家似的,一把将密信扯了过来,看后问道:“谁的信,什么意思?你得罪谁了,这似乎是在警告你呀!”

    PS:补七号更新。感谢“老野heaven”两朵小红花捧场支持。


手机用户请访问【m.aishula.com】,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0